张一鸣终于做出了决定,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或许这是他犹豫已久,但又必须做的一个决策。

美国当地时间8月24日,TikTok正式在美国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诉讼,直指“四项违宪、三项越权”,主张废除特朗普8月6日发布的行政令,并主张禁止商务部实施该行政令。

张一鸣却不这么认为,如果涉及到版权问题,可以进行合作,即今日头条抓内容,作为回报,版权分获得今日头条的流量,财新就是很好的一个案例。

此外,张一鸣也加快了“头条号”的布局,尽管在此事之前张一鸣就已经提出了“头条号”,但是真正让张一鸣意识到内容生产的必要性,还是在这一次的版权风波之后。甚至于到第二年,国家版权局入驻头条号,张一鸣心目中“窃贼”这个坎才算最终过去了。

当时国内的大环境,没有人看好以个性化推荐算法为核心的今日头条,毕竟这是一条在国内还算是全新的路径,资本市场同样如此。当时的张一鸣,为了拿到早期的融资,一度因为说太多话而失声,但是张一鸣并没有选择放弃,他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也认定今日头条会火。

和新路径一样不被看好的,还有张一鸣一张无公害的娃娃脸。张一鸣曾经坦言,他的确因为这张娃娃脸而碰过壁,毕竟个子不高,身材娇小,还有挂着一张可以一直年轻下去的娃娃脸,理所当然的会被投资人认为太过年轻,没有长期的积累与沉淀。

毕竟,业务全球化的梦想,是自字节跳动诞生起,就在张一鸣的心中扎了根。

据上游新闻,7月3日,针对“王珞丹同事的鸭子被人抓走吃掉”一事,河南信阳息县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复记者称,王珞丹发微博后,息县高度重视,民警联合街道办的工作人员一同找到了抓走鸭子的女子。目前,调查结果还未反馈给宣传部,待结果出来后,会及时公布。公安已介入调查,定会妥善处理。

事实也是如此,DST一贯都是在企业发展的中后期入资,比如,DST曾参与小米的C轮融资、京东的C轮融资、Facebook的D轮融资、阿里的E轮融资、Twitter的G轮融资等,而字节跳动是DST少数几个在创业早期就投资的企业之一。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曾因错失字节跳动早期融资,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做了很多审慎调查的工作,作为投资人很理性,也拜访了很多他的竞争对手,所有的大公司(新浪、搜狐、小米、腾讯)都要做这个产品,我们合伙人讨论以后感觉这个市场竞争太激烈了,这家小公司没有机会。作为投资人有时太聪明了,理性东西思考太多,所以在A轮融资时我放弃了。于是在后面9个月里面证明了我们是错的。”

2014年,红杉资本抓住了机会,坚定的选择了入资字节跳动。而当时拿到C轮1亿美元的融资,字节跳动估值就已经达到了5亿美元。

没有这样的平台,就自己做;找不到个新推荐算法,就自己学习,自己写程序。就这样,说干就干就张一鸣,真的在2012年8月,推出了以个性化算法为核心的今日头条。

曾经有接近张一鸣的人评论他,是一个勇于尝新的人,但在张一鸣自己看来,就是好奇心。好奇心驱使他去做研究算法分发,研究个性化推荐机制。其实,他不是国内第一个做个性化推荐的创业者,但他是唯一一个做成功的人。

他进一步指出,中方同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成功的合作实践,有力地增进了双方民众福祉。

TikTok官方博客表示这是一次“别无选择”的回击。从张一鸣的行动来看,“别无选择”的背后,是不愿轻易放弃TikTok在美业务的一次奋力挣扎。

在短视频领域成功“出圈”

该事件引发了网友们的关注,微博发布后不久便登上了热搜榜,有的网友表示:“拿别人的东西就是盗窃。”

昨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称,在特朗普政府的重压之下,字节跳动董事会出现重大分歧,部分投资方力主出售TikTok,甚至想通过其所持字节跳动中国股权,置换TikTok的股权,以使得张一鸣彻底剥离TikTok。

但是,张一鸣也有坚定的支持者——海纳亚洲投资创投基金(DST)合伙人王琼,她曾经谈论她眼中的张一鸣,是一个心表一致的创业者,所以,她才会选择陪着张一鸣跑过最艰难的创业早期阶段。

刚刚成立的字节跳动,无论是在行业里,还是在投资人眼中,都是不被看好的。而当初的张一鸣,或许根本都入不了李彦宏、马云和马化腾的眼,毕竟谁也不曾想到,一个以算法分发机制为核心的资讯平台,未来会直接威胁到自己的业务板块。

风光无限的背后,是张一鸣近乎偏执的认定“今日头条不需要总编辑”,“今日头条的商业模式不需要版权”的单纯逻辑。这样的今日头条,在重视版权意识的传统媒体眼里,就是“窃贼”的行为。

但张一鸣的野心一直是所有人都看得见的,他也从未想隐藏。在此前,他数次创业,酷讯、饭否、九九房都留下来张一鸣的身影,但是他最终还是选择再次创业,从资讯信息平台入手,向BAT宣战。

于是,巨头们还是频繁向张一鸣抛出收购的橄榄枝,但是张一鸣的野心怎会满足于这一点小成就之上。张一鸣既不会在巨头们之间做出选择,还要开始向他们的业务领域布局。

而到后来,错过张一鸣和字节跳动早期的投资者们无一不扼腕叹息,当初这在面对这张看似年轻,却野心勃勃的娃娃脸时,没有选择再深一步的沟通和了解,错失了投资的最佳时期。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新浪微博、上游新闻、一手video)

张一鸣坚决的反对态度,在股东看来或许是张一鸣性格固执的最大化体现,或许早前选择拆分TikTok,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但正是因为这份固执与倔强,在事件发生后,张一鸣对外的态度一致模糊不清,或许在他心底深处,留住TikTok在美业务,保留全球业务的完整性的想法一直存在,不容质疑。

低调的张一鸣,内心却做着无边界的梦。分走大厂一杯羹这件事情,张一鸣想做很久了,而短视频则成为他第一个开始涉足的领域。

在张一鸣自己亲手缔造的字节跳动王国里,他是独一无二的。他既是近乎完美的领导者,却也是充满矛盾的平凡人。而这种复杂的性格特征也伴随着字节跳动的成长,字节跳动成长的波折性,离不开张一鸣冒险与固执;字节跳动成长的快速性,也离不开张一鸣的务实与冷静;字节跳动业务边界的不断拓展,更离不开张一鸣与既有巨头们的不断抗争。

2014年,腾讯大力推广微视、微博全力推广秒拍,此外,美拍和快手也开始发力。但是刚刚经历完版权风波的张一鸣,刚刚稳住了步伐,选择了缓一缓,结果这一缓,错失了第一波短视频红利期。

赵立坚回答说,“一带一路”是一个经济合作倡议,始终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倡导开放、包容、透明的精神,已经为沿线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在此前经历一系列沟通仍被遭受不公正待遇,这也被视为张一鸣终于“站起来”正面硬刚,尽管在很多人看来在美国地盘上的胜诉概率凶多吉少。

这位创始人的内在特性也决定了字节跳动一次次对行业的精准判断、与巨头对抗并成功拓展业务边界。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最新估值已经超过14000亿美元。

据一手video消息,当地派出所民警表示,当事人可到所里做笔录,若对方构成犯罪,无论金额多少都可以立案。

此外,张一鸣还开始布局“头条系”,投资了图虫网、华尔街见闻,新榜、财新世界说、极客公园、餐饮老板内参、30秒懂车等30多个公司。

其实,除了传统媒体之外,腾讯、网易、搜狐等门户网站也对今日头条“恨之入骨”,早期的今日头条都是通过对其他媒体网页进行转码来获取内容资源,但是转码过后却无法显示原网站的广告,并且无法给原始网站带去流量。

这一次风波几乎成了张一鸣过不去的坎,毕竟背负“窃贼”的臭名,也不利于今日头条的发展。好在,张一鸣冷静下来后,第一时间选择站出来道歉,并且发声力求合作。

但纯理科生思维的张一鸣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传统媒体在面对新媒体出现后的“焦虑”反应,这一次的张一鸣,触发的不仅是他与传统媒体的版权纠纷,而是一场新旧媒体的大战。

博客天下此前采访张一鸣后有一次总结性的概述,称其为一个自由纯粹的冒险家。“张一鸣并不是一位典型的创业者,包括他对成功的看法也跟这个时代众多野心勃勃的创业者大相径庭。他不喜欢聊他的公司未来是否上市,也不喜欢聊他的公司会通过何种方式盈利,你似乎很难从他身上找到其他创业者对金钱的那种渴求。他数次创业,孜孜不倦的工作只是出于对挑战的向往和对搜索的兴趣,能够做对用户和社会有益的事情才能令他兴奋。”

回头来看,八岁的字节跳动,是在风波和争议中成长壮大的,而每一次成长与脱变,深究其原因,和张一鸣的性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澳方应当客观、理性看待中澳合作和‘一带一路’倡议,不要给中澳之间正常的交流合作人为设置障碍。”赵立坚说。(完)

2012年,移动互联网时代迎来了高速发展期,并且逐步形成了BAT三足鼎立的局势,在搜索、电商、社交这三块移动互联网红利业务已经被百度、阿里、腾讯瓜分完毕,并且形成了一定的行业壁垒之后,张一鸣选择这个时候入局,并且单枪匹马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直面三巨头。

其实不止是王琼,字节跳动早期的投资者看中的都是张一鸣的野心以及他对个性化推荐算法近乎偏执的探索与追求。

在短视频赛道上,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是张一鸣一开始就已经提前做了准备,而抖音则是完全在当年短视频风口下诞生。

张一鸣曾在后来回忆起做出今日头条初心是表示,就是想做出一款早上可以看到创业故事的新闻、中午可以看到国际上有哪些互联网产品产生,晚上可以看到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但是当时并没有这样一个平台。

张一鸣是一个懂得快速反思的人,也是此事之后,他还是变得谨慎,小心。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他不再宣称“今日头条不需要总编辑”,并且此后再风光的他,再融资时的字节跳动都选择了低调,少言。

猎云网整理了过往媒体报道中对张一鸣性格特点的描述,可以用以下几个关键词来总结,张一鸣敢于尝新(冒险)、务实、冷静、理性、固执、有韧性、逻辑严密、谨慎,最终要的是他有野心,也敢于为野心而做出行动。

不可否认,张一鸣在面对突如其来封禁TikTok在美业务的事情之初,的确态度模糊,并遭受外界质疑,甚至一度传出TikTok即将达成售予微软的信息。张一鸣压力非同一般,不仅有外部,重要的也有内部包括投资人股东。

张一鸣从一开始就认定了个性化推荐算法的技术,并且极力推崇这个技术,甚至于在前期发展中,张一鸣并不在意它是否合理,所带来的内容是否健康,这种对技术近乎偏执的态度,也给字节跳动的发展埋下了第一颗雷。

其实,早在2019年股东就拆分TikTok向张一鸣提出建议,但是这个提议被张一鸣否决。之后TikTok在印度被封禁,张一鸣同样站在资方对立面,反对拆分TikTok。在张一鸣看来,拆分TikTok在美业务会破坏全球化平台的完整性。

在完成了B轮融资之后的字节跳动迎来了高速发展阶段,而曾经对张一鸣不屑一顾的移动互联网巨头们,也逐渐嗅到了一丝危机。

不得不说,张一鸣有很强的大局意识,在大家纷纷专注于国内短视频之争时,张一鸣在入局短视频之初,就准备好了三大短视频应用的国外版,随时打算向国际业务进军,同时在国外收购美国短视频公司Flipagram、音乐视频公司Musical.ly,为应用出海做足了准备。

到2016年,头条发展到鼎盛时期,张一鸣才开始放手在短视频赛道发力。9月,字节跳动宣布入局短视频分发,并投资10亿元补贴短视频内容创作者。

始于尝新,从内容出发

张一鸣后来回忆这段期间时期时说到“对方给很多的资源,给大量的数据,比VC更高的估值,上亿的捆绑安装渠道、几千万UV的web流量等等。接受这个offer,可以在半年内,业务增速快几倍,但是过早接受投资并站队,对公司长远不是一个特别好的事情。面对巨大的诱惑,我保持了冷静独立的思考,想了整整一个星期。我想在南开那么漫长的寂寞我都熬过来了……就不差这半年了。”

FutureX创始人张倩此前在采访中透露,据她对张一鸣的了解,他是一个看长期的人,不会为了短期利益来讨好谁。这也被再次印证。

所以,腾讯手机网、新京报网、搜狐先后将今日头条告上了法庭,起诉它侵犯了著作权,违规转载,甚至于后来国家版权局也决定对今日头条进行立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