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日报道(文/韩文静 盛佳莹)

近日,优胜教育被爆出现北京多所校区关闭、拖欠员工薪资、家长难以退费的情况,总部更是“人去楼空”,疑似“跑路”爆雷。

“孩子上网课不自觉,我还是花高价给她请了线下的一对一辅导。”武汉的一位家长告诉猎云网,疫情期间购买线上课程是出于无奈,随着形势的好转,她依然会给孩子选择线下的辅导课。师资质量、体验感、互动性……这些都是线下教育难以替代的优势。

陈昊所说的上市公司是今年5月被披露的将以5亿元收购优胜教育的*ST金洲, 然而在优胜教育“跑路”风波发酵后,*ST金洲再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深交所要求公司就业绩承诺实现、交易的商业合理性、支付方式合理性等方面进行解释。

线下教育行业展开了迫在眉睫的自救行动,不少教育机构选择转线上,但仓促转型线上业务必然会导致用户体验不佳,加上面临激烈的竞争,这些转型的教育机构优势也并不突出。

优胜教育的“爆雷”不是个例,事实上,从疫情至今,已经有不少线下教育传出倒闭、解散、停业等负面消息。

“我们机构已经开始0元清盘,店面、员工、团队一并打包转让,不要钱都没人敢接”,据连线Insight报道,上海某家线下教育机构的从业者张运正在着手转让自己的公司,但即便“0元转让”,接盘者也寥寥无几。而他本人已经半年没有收入,为了缓解生活压力,有时还会出去跑滴滴。

在8000亿~9000亿区间,目前已有宁波、青岛、无锡和郑州,不出意外的话,长沙前三季度GDP总量也将达到8000亿+。参照一下“老对手”↓↓↓

受疫情影响,教育培训需求向线上转移,催化了在线教育行业的快速发展。以往,在线教育在主要地区的普及率不足20%,短时间内,这一数据几乎提升到接近100%。资本也在疯狂地进入这个行业。

根据近期公布的三季报,城叔梳理了几个指标,供大家参考审视。

在疫情面前,线下教育行业经哀鸿遍野。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2月1日至6月16日,全国线下培训机构注销企业数量为18885家,相当于平均每天近百家线下教培机构注销。

截至目前,除深圳、长沙外,“万亿俱乐部”成员已陆续交卷。

即便公司营收过亿,挂牌新三板,但依然没能抵抗住资金链的断裂。“对于资金储备少、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兄弟连来说,线下培训业务的暂停把公司的计划全部都打乱了。”李超表示,现金流是导致公司倒闭的关键原因。

疫情短期激化了线上和线下业态的分化,线上教育领头羊纷纷获得大额融资,对比之下线下机构大量倒闭,优胜教育不会是最后一个爆雷的,处在风雨飘摇中的线下教育机构,远不止优胜教育一家。

像兄弟连这样能找到“接盘者”已是万幸,更多的线下教育机构面临着“0元转让”都无人接手的困境。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表示:“我的每一个神经都紧绷着,唯恐系统崩溃掉。线下到线上的转变并不容易,首先是新东方的在线系统并没有准备好,其实新东方线下老师大部分没有线上的教学经验,再者家长和学生是否愿意线上上课也是个问题。”

不过,那些受现金流影响较小、具有优质内容、抗风险能力强并且能迅速恢复运营的线下教育机构,会得到行业以及资本方的认可,这些机构依然存在着被抄底可能性。

如今,在线教育走进千家万户之后,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内容同质化、互动性差、管理监督困难、售后服务薄弱等问题也让不少家长忧虑。

从前三季度表现看,消费市场开始逐步回暖,降幅进一步收窄,但尚未全面转正。其中,除武汉外,天津、佛山、北京仍是两位数负增长。

粮油、食品类商品实现零售额647.9亿元,同比增长8.2%;

2018年,佛山首次向“GDP万亿俱乐部”发起冲击,最终以64.12亿元之差“失之交臂”。当年,其三季度GDP为7283.85亿元。

作为“城市中国”的顶梁柱,万亿级城市历来备受关注。“十四五”即将开启,这些头部城市的表现,更显得至关重要。

饮料类商品实现零售额124.4亿元,同比增长44.8%。

《在线教育趋势报告》指出,多数在线教育企业在亏损,仅5%的企业实现盈利,70%的企业将在未来1~2年内死去。在线教育行业也并不“完美”,很多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正现金流,盈利困难,全靠资本续命。

以钉钉切入在线教育后,阿里又相继推出独立产品“帮帮答”;腾讯领投火花思维,持续加码;字节跳动上线“学浪”、“清北小班”两款教育APP,收购数理思维产品“你拍一”甚至张一鸣在3月的全员信中提到,教育业务将是字节跳动未来重要业务之一。

通讯器材类商品实现零售额1083.7亿元,同比增长33.6%;

前三季度,从GDP增速看,15城中大多已顺利“转正”。在增速仍为负数的三个城市中,除武汉为-10.4%外,上海、佛山分别为-0.3%、-2.3%。当然,反弹最大的,依然是武汉,降幅相比上半年收窄9.1个百分点。

资本并不会轻易抄底线下教育。周爽表示线下教育机构在资本层面面临着尴尬现状:“从资本运作方面来说,号称数量超过60万家的传统中小教培机构,其中绝大多数并不具备被上市公司收购的体量,非一线市场的地方教育巨头往往也不具备通过资本运作进行业务扩张的操作能力,造成中小培训机构创始人的退休和投资退出会持续成为问题。”

这份为未来15年发展定调的重要文件,在开篇“指导细想”中再度强调,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特殊的2020年仅剩两个月,“万亿俱乐部”能否再次迎来扩容?规模上去之后,能否保持长期可持续的发展动力?悬念很快就将揭晓。

商业氛围最为浓厚的上海,不仅是唯一一个社消零总额超过1万亿的城市,其批发和零售业零售额更达到10297.22亿元,购买力可见一斑。

线下教育不会消失,短暂的调整之后,还会迎来新一轮的洗牌和调整。

短期涌入的巨大流量让在线教育如火如荼,繁荣的表象下面,也可能只是迫于形势的委曲求全。未来的教育方式,不会仅仅局限于全部是线上或者全部是线下,互为补充、相辅相成,或许才是最优的解决方案。

从消费增长点来看,上海在“生活必需品类零售额稳定恢复的同时,改善性消费品类商品零售额实现了较快增长”——前三季度化妆品类零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19.5%,金银珠宝类增长18%。

线上教育在2020年被猝不及防间被推上风口浪尖,教育培训行业多年来的线上线下之争,正在向线上倾斜。

但吴嘉俊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免费接收2000多名学员是评估后能够接受的学生的上限,如果6月份之后疫情还没有好转,他们自己可能也没办法支撑。

随着优胜教育的“跑路”风波不断发酵,创始人陈昊在直播间回应:“受疫情影响,公司资金链近乎断裂。

蓝象资本执行合伙人周爽告诉猎云网,线下培训机构是重资产模式,即使自身有稳定的现金流,但利润很薄,不一定盈利。

遇到资金危机的优胜教育,寻求资本救援,但最终无人援手。

消费在国民经济中扮演的角色,已无需多言。畅通内循环,各地势必要想方设法促消费、扩内需。

体育、娱乐用品类商品实现零售额119.9亿元,同比增长18.0%;

作为国内线上线下教育机构中的老牌公司,新东方尚且如此,市场上其他中小型教育机构则会更加艰难。线下教育机构想要打破自身桎梏、转型线上并非易事。

线下教育一地鸡毛,但另一方面,线上教育正在遍地开花。

不仅如此,线下教育机构解散教师团队、拖欠教师工资、停止运营,资金链断裂等负面消息也层出不穷。

而对于网上流传的优胜教育“跑路”传闻,公司和陈昊本人都曾多次站出澄清。但显然,在没有确切可以执行的解决方案之前,陈昊的声明都显得十分苍白,家长在维权群里吐槽,直播只是在演戏,陈昊可以得“最佳奥斯卡”。

这其中不乏成立多年规模较大的知名线下教育机构,还有更多的腰部、底部机构在这场疫情下无声无息的死去。

不仅如此,佛山身后,泉州、南通、济南等“准万亿”城市来势汹汹,稍有不慎,这一区间的排序就将被改写。

总量上,京沪站稳2万亿台阶,重庆、广州、苏州、成都、杭州、南京、天津7城明确超过1万亿。划重点:重庆>广州,南京>天津。

不过,转型在线教育也不一定是最佳选择,教育讲究“言传身教”,互联网教育的本质是“教育”。技术可以解决人的问题,但人的问题不能只靠技术解决。

资金链断裂、盈利困难……线下教育行业的问题正逐步显露出来。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这个特殊时期可以更清楚的了解线下教育的行业格局,对一些教育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做出判断,现在是否是抄底线下教育的好时机?

猎云网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整理了疫情至今线上教育企业融资或IPO情况,至少有17家企业在此期间获得融资,其中猿辅导一年连获三轮融资,获投金额超过30亿美元,火花思维也在今年相继完成三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KKR领投,GGV纪源资本、金沙江创投、龙湖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IDG资本……

线下教育的长期价值依然很重要。疫情之后,线下教育机构生长出一定的在线能力,同时还具备线下开课的优势。根据各地教育局最新发布的消息显示,全国有将近60%的教培机构已经复工复课,不少机构复课之后的业绩甚至还超越了去年的同期收入。

今年年初,成立13年的IT职业教育公司“兄弟连教育”的创始人李超发布公开信,正式宣告品牌破产,这家老牌教育培训机构,成为了在疫情期间第一个公开承认倒闭的公众企业。

据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好未来集团和奥纬咨询7月28日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K12教育TO B市场白皮书》,疫情期间,超七成校外培训机构在招生引流环节受到严重负面冲击。调研显示,超六成机构认为负面影响将持续至今年年底。

直播中,陈昊提及今年和上市公司签协议的情况,陈昊称在艰难的日子里,“我们找到了青睐我们的上市公司”,并表示在没有正式签约前,得到了上市公司一部分资金,全部投入到了员工的工资里面。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在线教育领域。

宣布倒闭“兄弟连”在不久之后找到了接盘者,“叩丁狼教育”纯公益性质接手了兄弟连的学员们后续的教学服务,“叩丁狼教育”的CEO吴嘉俊表示,免费接收兄弟连学员一方面是为了维护IT行业的声誉,另一方面是为了引流。

值得注意的是,《长江日报》报道称:“上半年武汉GDP排名全国第11位。从已公布的各城市前三季度GDP来看,武汉已重新返回全国前十。”

猎云网根据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整理了疫情至今线下教育机构倒闭案例,从疫情期间,IT教育机构兄弟连、趣动旅程、明兮大语文、百弗英语等多家培训机构宣告“破产”;到后疫情时期,迪士尼英语、巨石达阵、巧虎KIDS、泽林教育相继倒闭。

以优胜教育为代表的的线下教育机构的至暗时刻,已经在夜幕中悄悄降临。“触底”的线下教育在潮水退去后,将何去何从?

对比线上教育迎来大爆发,线下教育则面临着学员流失、融资困难的困境,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甚至预测6月后六成的线下教育机构会倒闭,更有业内人士指出,错过了春季和夏季招生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会在今年9月份左右迎来倒闭潮。

相对来说,去年加盟“万亿俱乐部”的佛山压力更大——增速不仅没转正,总量也尚未超过7500万亿,面临“退出”风险。

张运表示,店面转让打包的内容主要包括积累的会员资源、老师、店面装修、租约,其中也包括负债。“有些已缴清费用的会员还有课程没有上完,需要后面接盘者继续提供上课服务”张运表示,“之前会员的学费已经被老板全部拿走,甚至花掉了。”

深圳上半年GDP为1.26万亿元,前三季度GDP增速则达2.6%,照此趋势,保持前三位置已无悬念。按此排位,武汉前三季度GDP将超越天津,突破1万亿元。

2019年,佛山再次发起冲击,前三季度GDP达到7931.79亿元,终以10751.02亿元经济总量跻身万亿之列。

从2006年上海率先迈过GDP万亿大关至今,“万亿俱乐部”已收获17名成员,其中12城在东部沿海,5城地处中西部。

排在第二位的是北京,社消零总额9390.1亿元,同比下降13.1%。根据统计数据,四大类商品增长较快: